瞳若秋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7:38:13 来源: 重庆信息港

1、    绣阁。抚一曲高山流水。流水汤汤而自醉,巍巍高山似仰止。  纤柔玉指慢捻细拨,那柔润的心音似是要全然贯注于凤尾琴中。只看那陶醉的神情,就知道全世界都跟着那曼妙无匹的律韵而旋舞翻飞浪漫。  写意的光晖斜斜地投射了进来,绣阁一片怡人的温馨。整个绣阁都为光晖所包裹,想必绣阁内弹琴的人一定高雅无比了。弹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人传说的女侠——倚天女侠——瞳若秋水,家里人口中的凤姑娘。  只是瞳若秋水不轻易出手,只是因为瞳若秋水对凤尾琴极为钟爱,因此,江湖上很少有人听到瞳若秋水的大量传闻,连惯写江湖传闻的千叶先生都几乎要掷笔。  江湖上只知有个瞳若秋水隐匿在凤凰寨,其家人与家丁俱是一等一的好手,因此,瞳若秋水所在的凤凰寨倒成了一个神秘的所在。其实,传说与现实本就有特大的差异,瞳若秋水虽然身负倚天剑,可她的女红却也同样的出类拔萃,一等一的好,更别说手中的凤尾琴了。  汤汤兮流水,  巍巍乎高山……  一曲正酣,忽然瞳若秋水的贴身丫环小薇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平时悦耳的声音在当下却有那么几发焦躁:  “大小姐,大小姐,不得了啦,柳家堡来人了,大老爷叫你去一趟,客厅里等着呢!”  “小薇,你惊惊咋咋个啥?什么柳家堡不柳家堡的,与我何干?”瞳若秋水微阖着眼帘道。那琴是弹不下去了,这个小薇呀……  “我也不知,大小姐,是大老爷叫我来叫你的,不关我事!”小薇就把嘴儿一噘,眼睛不满地扫了一眼瞳若秋水。  “到底为了什么事,看把你急的!”瞳若秋水平时对丫环也很平易,对小薇也象是对自家的姊妹一般看待,即便小薇有什么地方做错了,瞳若秋水也并不肯责罚她,也就不在意小薇有时的无理取闹。小薇虽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可因小薇也略懂诗词,故瞳若秋水并不把小薇当下人看待,还传了几招功夫给小薇,也因此在几个丫环与下人中,小薇竟然象是半个主子。  “大小姐,你去就知道了。”小薇还噘着嘴巴。  “你怎的也不先打听清楚再来叫我?!”瞳若秋水疑惑地说道。  “大小姐,我若是告诉了那么一点点的话,你可要带我去采莲玩哦……”小薇憧憬着。  “说吧,依你。”瞳若秋水温言道。  微一疑滞,小薇张开好看的小嘴儿,微笑道:“大小姐,是那个柳公子病了……”  “哪里来的什么柳公子?”瞳若秋水就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年前,大明湖,采莲,你救了一个名叫柳下惠的那个书生,莫非大小姐你都忘记了么?”小薇不满地眨巴着眼睛。  “你说的是他?哦,我老早就给忘了。记着他干嘛,他考他的状元,与我等无涉!”瞳若秋水就淡淡地这般说道。  “他没考中状元呢,他……”小薇的话里有话,吞吞吐吐的。  “柳公子怎么了?怎么又不说清楚?”瞳若秋水黛眉微颦。  “去吧,大小姐,你到了客厅就知道了,我可不能再说!”小薇的脸就红了,很害羞。  瞳若秋水一见,似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也就不再多问,站起来,说道:“小薇,把我的面纱给取了来吧……”    2、    一年前,的确号称倚天女侠的瞳若秋水救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书生,是去长安赶考的。也许是为大明湖所吸引,忘了晨昏。天色暗下来时,却遇上了两个抢劫的歹徒,将书生洗劫一空,却要了结那文弱书生的命。那时,瞳若秋水与小薇正在采莲船上采莲及观赏大明湖湖光山色,恰巧看到那一幕。瞳若秋水愤怒不已,一个凌波微步渡过了大明湖,一袭胜雪白衣飘拂而至,倚天剑适时出手,将劫匪手中的刀挑落,将那遇险的书生救了下来。后来,她才得知那书生就是名动天下的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柳公子。  记忆刚开了头,客厅也已到了。  透过面纱,瞳若秋水看清了客厅的一切。  瞳若秋水的父亲、凤凰寨寨主正陪着那几个客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什么。也许他们那会儿都是客客气气的,虚礼也须得好好讲究一番罢。现在,他们看到了瞳若秋水,正是他们所要见的人。那个英气不凡的中年人,两目炯炯有神地注视着她瞳若秋水。  瞳若秋水的父亲就道:“凤丫头,来,快来拜见柳老爷柳堡主。”  瞳若秋水盁盁一礼,道:“柳堡主,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呵呵呵,凤姑娘,莫多礼莫多礼,救人要紧!”那个英气不凡的中年人慌乱地回礼道。  瞳若秋水一听,却有些不知所措,疑惑地问:“柳堡主,您、您……”  那个英气不凡的中年人再也顾不上矜持了,两眼是泪,口中嚷道:“凤姑娘,凤姑娘你行行好,快去救我的小儿一命!”  “怎么回事?又遇劫了?”瞳若秋水连忙急切地疑问道。  “不,不是遇劫,小儿他、他、他……意乱情迷,原来就有些茶饭不思,可一年下来后,这数天竟是卧床不起,嘴里念着凤姑娘、凤姑娘的……嗨,他命不久矣……”说罢,柳堡主那两行老泪汩汩地往下淌,一刻间难以止息。  “相思病……”瞳若秋水立即明白了柳下惠柳公子得的是什么病了。  瞳若秋水的父亲就皱眉道:“早些时候听说你家柳下惠柳公子坐怀不乱,怎么今天竟然相思成疾,怪也哉!”  “老寨主,你有所不知。我家小儿柳下惠,本就是个痴情的种子,只是如果不是他心中所爱的人,他无动于衷,任你国色天香都动不了他的尘心。可是,可是,自凤姑娘救了他,他这一年来,念念不忘,竟相思成疾,眼看大考就要到了,可是,可是我家小儿却是奄奄一息……嗨,老寨主,凤姑娘,你们行行好吧,救救我家小儿子吧!”柳堡主可怜兮兮的。  瞳若秋水的父亲一听,甚觉事关重大,只是也觉得颇为作难。这种事情,他不是没听说过,只是这事儿与自己的闺女有点牵连,甚觉意外与难办。他知道自己的闺女瞳若秋水情志高洁,再说了,自己的闺女与世家子早已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然,不会对别的男生暗送秋波什么的。知子莫若父。当即说道:“断无这个理,咱家凤丫头如何救得了你家少公子?”  “不,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家小儿只、只希望能再看一眼凤姑娘。”柳下惠的父亲泪眼婆娑地转向戴着面纱的瞳若秋水,“救了我家小儿子,咱把柳家堡的柳苑送给凤姑娘你!”  这世上,心病还得心药治。瞳若秋水暗地里思忖道。  “柳堡主,您把我当药了?”瞳若秋水的口气就有些不善了。  “不,哦,不,不,不,凤姑娘,去救救他,去看看我家小儿子一眼吧,他若是去了,我也不活了……”说罢,柳堡主竟是嚎啕大哭。  那哭声也惹得瞳若秋水的父亲心生几分凄恻。客厅里来回踱了几个来回,朝柳下惠的父亲瞄了瞄,见坐在太师椅上的柳下惠的父亲两手捂着脸,那脸上的泪水纵横交错,那真有几分象是失去了宝贝儿子似的悲痛之神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瞳若秋水的父亲只得皱眉道:“凤丫头,你就随柳堡主去一趟吧,尽人事听天命!”  既然是自己的父亲凤凰寨寨主发了话,瞳若秋水也不敢也不能回驳,只得低低地柔声答应了一声:“是……”    3    柳家堡柳家早已派了一台八人抬的花轿在门外等候。  瞳若秋水虽然想无视这台花轿,可柳下惠的父亲柳堡主却哀哀地执意要让瞳若秋水坐了花轿去柳家堡。他相信瞳若秋水的功夫,他听说过瞳若秋水的名头——倚天女侠,但,上百里地不是看上去娇若飞燕的瞳若秋水就能一步到达的,还是坐花轿快些也稳当些。瞳若秋水只得上了花轿,而丫环小薇也只能坐了马车委屈地随行。  倚天剑在手,这可是瞳若秋水的行头。再怎么说,虽是大道平坦,但是,若遇山贼,必得要自保,这倚天剑护身当然也是免不了的。  八个精干的轿夫抬起花轿飞奔如箭夭。坐在花轿里的瞳若秋水似是觉得象在云雾中悠悠飘悠。花轿经过大明湖时,相救柳下惠的那一幕又不禁再度袭上了心头。  金水桥畔,杨柳树荫下,柳公子柳下惠一腔竹笛潇潇洒洒悠悠扬扬,就连天上的雁儿也慢了下来,似倾听柳公子悠扬优雅无匹的笛声。  瞳若秋水与丫环小薇驾着兰舟正要采莲,闻听到优雅悦耳的笛声,顿觉神清气爽,心里头有着说不出的好享受。  这厢,兰舟无来由地停逸在了大明湖的湖中心。  “琴来……”瞳若秋水对小薇轻声说道。  “大小姐,你要相和他的笛声?”小薇疑惑道。虽说疑惑,却也将凤尾琴拿了过来,逞给瞳若秋水。  汤汤兮流水,  巍巍乎高山……  笛声与琴音的旋流相映,在大明湖的湖面上悠然地漾了开来。  “这必定是位奇女子……”柳下惠暗暗叫好,心忖道。  琴声未歇,蝶来助兴,翩翩翻飞,使得景色凭添一番意趣。  远远望去,白衣胜雪,那所谓的窈窕淑女以及倾尽天下美丽的洛神,也不过如此。  柳公子柳下惠暗暗嘉许,心生几分仰慕。  笛声旋飞,轻声吟道:  大明湖上蝶翩飞,  仙子乘风下翠微。  一曲高山流水赋,  知音偶遇动心扉。  …………  只是柳下惠的诗尚未吟圆寰,却见两个汉子包围住了柳下惠。柳下惠手无缚鸡之力,虽说拿得起竹笛,然而,只怕连把菜刀都难以举起。突如其来,柳下惠难以应付突然而至的劫难,被洗劫不说,那其中的一个劫匪竟然举起了刀……千钧一发,万分危险的当儿,瞳若秋水纵身而起,飞渡至柳下惠的身边,倚天剑适时出手,将那劫匪手中的刀打飞。那两个劫匪目瞪口呆,一瞬间,他们终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带头的劫匪一声“风紧,扯乎……”带着伤痛逃之夭夭。  “好俊的身手!”脱离了危险的柳下惠,由衷地赞叹道。  “你、你没事吧?”瞳若秋水的声音在柳下惠听来,如莺声燕语。  “在下柳下惠感谢姑娘出手相救,这救命大恩没齿难忘。有朝一日定要报答姑娘则个!”柳下惠说罢,拱手一揖。  “柳公子无须多礼!”戴着面纱的瞳若秋水轻声回道。  “敢问姑娘,刚才姑娘所弹的可是《高山流水》?”柳下惠轻盁地一笑,又是拱手一揖。  “正是。柳公子笛声曼妙,小女子不觉忘形,也胡乱弹奏了一曲,见笑了!”藏在面纱后的眼睛朝柳下惠看了看。  果然,柳下惠名不虚传,乃是风度翩翩的俏公子。  “敢问姑娘仙乡何处?高姓大名?”柳下惠彬彬有礼。  “凤凰……哦哦,柳公子,不必问。咱们萍水相逢,就此别过!”瞳若秋水差点说露了嘴,赶紧掩饰道。  “姑娘,可别忙……难道一曲《高山流水》竟不如伯牙、子期乎?”柳下惠殷殷相待。  “呵,呵,柳公子,先头打扰了,多多见谅!”瞳若秋水忙道。  “姑娘,你的救命之大恩大德,我是非要报答不可的!请如实告诉我,姑娘你仙乡是凤凰山还是凤凰郡还是凤凰岭,亦或是凤凰庄或是凤凰寨?某天我定要去拜望,一并报答则个!”柳下惠依旧彬彬有礼。他的眼神依然流露着殷殷期待之情。  “不必了,柳公子,虽说是子期既遇,可也当是扬意不逢。凡事低调罢。柳公子,我们不同路,就此别过!”瞳若秋水的女侠精气神立显无遗。  “姑娘,稍待片刻可好?”柳下惠急切央求道。  “柳公子不去赶考么?”瞳若秋水淡淡地问道。  “姑娘,我有一不情之请。”柳下惠的脸就那么的羞涩地红了,在他人的眼里,那是腼腆与不安。  踌躇了片刻,瞳若秋水问道:“何事?”  “嗯,姑娘,我想把恩人你的音容镌刻在我家大堂的影璧上,让我们柳家世代观瞻与念想。所以,想请姑娘掀起面纱,让我看一眼!”柳下惠万分诚恳,倒身下拜。  瞳若秋水颇有些为难,也颇为踌躇。想想母亲曾说过的话,那声音犹在耳边回旋:“……凤丫头,你还是戴上面纱吧,若不戴面纱,你看人家一眼,人家会受不了的。知道啵,有两个俏皮的后生伢崽,就因为你看了他们一眼,他们竟都得了相思病……”  “柳公子,这,这不太好吧?”  “看一眼,姑娘……”柳公子的声音也满是憧憬。  “要那样的话,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瞳若秋水正色道。  “你说,姑娘,你说,就是十件事,百件事,除了天上的星星,只要我能的,一定办到!”柳下惠的脸上终是有了一些喜悦的得色。  隔着面纱看了一眼柳下惠,瞳若秋水就道:“看一眼,之后,柳公子你就走吧,你也不必去凤凰寨找我,做得到么?”  咬咬牙,柳下惠心想,我曾经坐怀不乱,纵使你貎若天仙,我也不会动心的。亦曾饱读圣贤书,名声在外,岂能伤风败俗?!沉吟片刻,柳下惠心一横牙一咬,道:“姑娘,我答应你,在下不去找你!”  瞳若秋水闻言,凝视了片刻,踌躇中若有所思。  丫环小薇赶了过来,对瞳若秋水说:“大小姐,我把凤尾琴给抱过来了,可那些我们采的莲花全都扑进水里去了。”  柳下惠闻听,抱抱拳,歉疚道:“姑娘,真惭愧,是我添乱了。为弥补,在下为你们弹奏一曲歌谣罢。” 共 1424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癫痫病患者在发作时什么特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