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小说隐秘的莲花圣地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6:59:21 来源: 重庆信息港

我一直很害怕,害怕将内心的一切摊开在阳光下给他们看。但从那一天开始,我却肆无忌惮地攫取他们内心的秘密。  我是恋子焰,是整个沐轩国一个不具备法术的法师。沐轩国所有的法师都穿白袍,只有我穿红袍。那一年,王说我是注定要陪伴他的人,不必修习术法。而那个时候,哥哥、凌微,还有许多陪在我身边的人,他们都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被赐予“读”的能力,而,也因为这个能力,以致王再也不愿同我在一起。  凌微说其实他们都很怕我,担心我洞穿他们的内心让他们的脆弱无处可逃。我一直记得镜湖畔凌微的笑容,她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子焰,取走我的记忆。血液顺着她的头发滴落到我火红的长袍上,终只剩一片暗影。凌微就这样死在了我的怀里,而出手的人却是我敬爱的哥哥。我记得,那一年的镜湖,没有一朵莲花。    沐轩国的法师大多修习风之结印和水之结印,只有极少数的法师会修习土之结印。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跟哥哥一起去过那片开满了虞美人的湖畔看他们修习术法。在那里,我次见到了王。而那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法师。只一眼,他便对我说:“我知道你是恋子焰,预言说你是永生守护我的人,你的红袍就是证明。”  他没有询问我是否愿意,只是拉着我的手向众人宣布今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些,母亲也只是每日替我换上不同式样的红袍。我看着哥哥,希望他能告诉我原因,但他只是沉默地望了我一眼,而后继续专注地修习风之结印。轻风拂过,哥哥指尖的风开始旋转,山坡上的虞美人在风里摇曳,片刻之后,风刃割断了花茎,色彩斑斓的花朵落进风里飘向远方。  许久,哥哥才说:“子焰,他是未来的王,你要相信他。”  王冲哥哥笑了,然后望着我。我默默地点头,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心情去接受这一切。  直待傍晚,哥哥意欲回家,才道:“子焰,这是你的宿命!”  “宿命就是不可改变的东西吗?”我问他。  他温柔地摸我的头,并不答话,夕阳一如盛开的虞美人,美得惊心动魄。哥哥望着天空,露出些许寂寞的神情。随着他结印的动作,风开始在湖面肆掠,巨浪翻滚,我看见风如刀刃般切开了上扬的湖水,断裂的声音合着流水,像是悲伤的吟唱。  “子焰……”他回头低低唤了我一声。  我仰起脸看他,他却转过脸去,轻轻一声叹,让我心里越发难过。我知道,我的宿命改变不了,纵使哥哥有着众人望尘莫及的法力,他也无法改变预言。  几日后,王遣人送来了满车的红蔷薇,并许诺加冕后接我去宫殿。母亲微笑着收下那些花,转身的时候,我看见她满目忧伤。  “子焰……”母亲亦如哥哥般唤了我一声,再不言语。  “子焰,如若你愿,我会带你走。”哥哥的声音蓦地从背后传来。  “子风,你说什么?”母亲惊恐地望着哥哥,手中的蔷薇落了一地。  “子焰是……王权本该属于我。”哥哥如是说。  “纵使古籍曾有记载沐轩国强者为王,但那已经过去了,现在只有王室才有继承权。你不可以这么做,不可以……”望着哥哥倔强的眉眼,母亲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她弯腰默默地捡拾地上的红蔷薇,许久,不曾抬头看我一眼。  哥哥皱着眉头望着母亲,而后又看看我,这才拉着我离开。  “我们要去哪里?”我问他。  “你想去哪里?”哥哥望着前方淡淡地说。  “我不想去宫殿,不想离开你们。”  哥哥蓦地停下脚步说:“是不是凌微已经告诉你了?”  我点点头。我知道只要进入宫殿,此生都会被困在那个牢笼里,再也不能与他们相见。  “想走吗?”哥哥问我。  望着他坚定的目光,我仍是点头。蓦地,他笑了,然后用手轻轻摸我的头。  还不待我们离开,王就率领着侍卫队包围了邸宅。  哥哥静静地立在那里,他指尖的风开始在变动的术式里旋转,白袍轻扬,唇角扯出几许微笑。望着哥哥的动作,王身边的法师也开始结印。空气变得稀薄而冰冷,仿佛稍稍用力就会打破这个平衡。  “恋子焰,这是你的宿命,即便恋子风反抗也没用!”王望着我清淡地说。  “我倒想试试。”哥哥轻蔑地笑,指尖的风已结成圆形利刃,只要变动术式,很快就会幻化成另一种形状,而它的攻击速度却是其它结印无法企及的。  蓦地,我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凉意,随之响起的是凌微的声音:“恋子风,你若伤害王,子焰就会立刻死在你面前。”  我回头望了凌微一眼,她以水结成凝冰,渐渐幻化出的朔月形冰刃贴着我的后背。我明白,只要哥哥动手,她就不会对我手下留情。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感到内心不可抑制的绝望,纵使我明白她对王的情,我也不愿相信她真的会因王而杀我。  “凌微,你可知道,若我带走子焰,下一个守护者就是你。你可以永生守在他身边。”哥哥淡淡地说了一句,并未回头。  凌微怔了一下,她手中的冰刃也稍稍往后退了一点。短暂的沉默之后,凌微望着王说:“他说的……是真的吗?”  王没有回答。风落进他的眼眸,迷离的目光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顿了顿,他终是说:“是,但我需要的是子焰。”  话音刚落,哥哥手中的风就朝我背后袭来,凌微犹豫了一下,仍是将冰刃刺进了我的身体,但却避开了致命的位置。风切断了冰刃,散乱的光影朝凌微刺去,瞬间,她的皮肤便被划伤,血液缓缓渗出来,染红了她的白袍。凌微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哥哥亦收了手静默不语。而王,从始至终都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们,不说一句话。  “我生来就不具备法师的质素,即便去了宫殿,又有何用?”我问王。  “到了宫殿你自然明白。只有你才能接受仪式。”  哥哥闻言望了我一眼,依是沉默。残留在我身体里的冰刃开始产生作用,没有鲜血,没有疼痛感,只有冰凉的触感由伤口渐渐流淌到身体里的其它地方。我突然觉得心很凉,一如开始的绝望。那座牢笼,我始终不能逃脱。而,若我知道会是那样的结果,也许选择这一刻被凌微杀死会更开心一点。  “子焰……”倒下去之前,我听到的是哥哥的声音,虽然慌乱,但却温暖如初。  醒来的时候我已在宫殿里,哥哥和凌微站在不远处,仍是沉默。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王一开始就是这样计划的,利用凌微让我受伤,于是理所当然的我就会来到宫殿。因为所有的药师都在宫殿里,没有圣谕他们不能离开。而结印造成的伤口,却只有药师才能医治。  “子焰……对不起……”这是醒来后凌微对我说的句话。我没有答话,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她。她望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终是转过身去,再不言语。  “这是我的寝殿?”我望着哥哥的背影如是说。  他没有转过脸,只是静静地说:“这是王的寝殿。”  长久的沉默。我突然想起了那片飞舞的虞美人,那时,哥哥曾露出了那样寂寞的眼神。而此刻的他,大抵也是那副模样。他不敢看我,而我亦不想从他眼中得到答案。  “王…说的仪式是什么?”我仍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哥哥转过脸,目光温和,轻言:“你想要成为真正的法师吗?”  “不……我并不需要力量。”我回答他,但我自己却开始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子焰,我一直以为我有能力保护你……”他皱着眉,目光里有我看不懂的情愫。而后,他转过脸去。  我依旧是笑,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表情来面对。旋即,王推门进来,同行的还有玄袍法师。  “子焰,要进行仪式了……”王如是说。  “哥哥……”慌乱之中我仍是喊了他一声。他没有回头,但我却分明地感觉到他指尖的风开始轻轻旋转,扬起的白袍清冷而决绝。  “恋子风,不要忘了你答应的事。如果你动手阻止仪式,我绝不会命药师救她。至于结果,想必你心里清楚……”王说得清淡,但那份强烈的压迫感却让人感到害怕。  风停了,白袍也停止了飞扬。我望了一眼哥哥的背影,清冷而寂寞。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时我已经拥有了“读”的能力。王说那是红袍法师才能修习的一种术,因为力量太强,所以不能与其它术法能力并存。而“读”其实是通过触碰对方的身体来达到窥探对方内心秘密的一种能力,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任何作用。历代的红袍法师都会一直陪在王的身边,就如一面镜子,告诉王他想知道的一切。虽然负责保护红袍法师的人有很多,但很多红袍法师仍是避免不了被刺杀的命运。  直至此刻,我才终于明白王所谓的陪伴是什么。凌微一直都弄错了,我的存在并不是禁锢在笼中的妃,而是王身后阴暗的影子。因为王,他从来都不敢碰我,我们之间永远都保持着一段距离,纵使他对外宣称我为王妃。只是我并不知道,当王决定选凌微为真正的王妃时,却为何要让我先一步窥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凌微终究是拒绝了。她望着王恣意地笑,说:“原来你从来都没有信任过我,纵使我做得再多,哪怕背叛子焰,你也仍旧怀疑我对你的忠诚。”  “只要有恋子风在,你就杀不了子焰。我只是不明白你那天为何会犹豫。”王如是说。  “我们都修习水之结印,所以我以为你是明白我的。若不避开心脏,子焰会长眠不醒。这一点,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凌微低着眉头如是说。  “你终究是担心恋子风出手杀你。若你当时刺中的是心脏,恋子风也一样有办法让她醒来。你没有做到我要的,而你所谓的感情,也并没有强烈到愿意为我而死的地步。”王淡淡地说着这些,并不看凌微此时的表情。  凌微终只是笑,然后对我说:“子焰,是我对不起你……”  仍是那句话,但我却不明白此刻的我为什么会掉下泪来。王说我只是一个傀儡,不到必要的时候希望我都不要多言。我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想要什么,但此刻,我却弄不懂我的心。  凌微走过来抚摸我的脸,替我擦掉眼泪,一如曾经我们在一起时一样。那个时候我一直以为我们是的朋友,今生都会纠缠在一起。但此刻,我们却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感觉。  我触摸了她的手,她的记忆开始以梦境的方式在我身后缓缓结成球型。蓦地,凌微意识到了这一点,“嗖”地抽回手,然后怔怔地望着我。  也许在触碰之前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当我发现之后,我想起的却是王的命令。只要我将王需要的信息结成球型梦境,王就可以通过术式来查阅,随后就会有人负责保存。若是这个梦境球被毁,那么相应的人也会失去这一段记忆。  “子焰……你这是在报复我吗?”凌微这样问我。  我看了王一眼,王冷淡地说:“还给她,之前不过是试探她罢了,我并不想真的查阅。既然我已经得到了回复,那么有关她的一切我都不再需要!”  听见他这样淡漠的语气,凌微终于哭了起来。释梦的时候,她仍是跟我说“对不起”,再无其它语言。而我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我不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恨她欺骗了我,如果不是她,也许我仍跟哥哥在一起。只是,哥哥也曾防备着凌微,但因我的固执,却让凌微有了机会。若是要恨,我只能恨自己,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凌微离开了宫殿,临走时她告诉我说哥哥一个人去了莲花圣地。  记忆里,哥哥曾告诉过我那个地方。在望不到边的镜湖上隐藏着一条小径,蔓延的绿色一直延伸到开满莲花的地方。哥哥说在那里有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等我长大,他会告诉我那里有什么。蓦地,我开始整日地怀念和哥哥在一起时的日子,有很多人陪在我身边,每个人都笑容灿烂。他们是沐轩国极的法师,都曾说过要保护我。但现在,我却仍是一个人。  我一直在寻找机会离开宫殿。伤已经痊愈了,我却不想永世成为王的影子。  那一日,王正在大殿里休憩,除了我,其他的法师都在殿外。我尝试着触碰他的双手,如此,我便能知晓他的计划,也就可以伺机离开。  大殿里很安静,我可以分明地感觉到梦境球在我身后渐渐成形。望着眼前这个面容恬淡的人,我不由得渐渐放松了警惕。就在我准备收手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眼,然后用力地捏着我的手腕不说一句话。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面无表情地望着我的眼眸说:“子焰,你违反了命令。”  平淡的语气让人看不明白他是否在生气,似乎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是这样一张脸,让人猜不透想法。  “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又问了一句。  “我想离开,不想留在这里。”  “想回到恋子风身边?”他说完之后缓缓坐立,仍是没有松开手。  见我没有答话,他突然笑着说:“或许该让你看看。”  说完之后他松开了手,然后将我身后的梦境球释放。望着我惊愕的眼神,他依旧是笑。我一直以为不会有人愿意给我看他心底里的秘密,比如凌微还有哥哥,当我得到了“读”的能力之后,他们都选择了远离我。而王,我一直以为我的价值只是帮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那一段记忆是模糊的,与我曾经看到的梦境球有很大的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总觉得不真实。弥漫的白色浓雾,雾中只有红袍女子的背影,许久,女子都不曾回头看一眼身后,所以她并不知道王在她身后注视着她…… 共 971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医院
羊角疯病哪里治的对照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