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九百一十三章 你想怎么死

2019-12-05 06:30:02 来源: 重庆信息港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九百一十三章 你想怎么死

“够了。”

老头说道:“彩英他们可都是逍遥帮的未来啊,就这么全都死了,实在可惜。”

“是陈逍一手造成的。”田二苗说道:“我不管逍遥帮的什么未来,今天,我来就是要杀了陈逍。”

“年轻人,怎么就这么固执呢?”老头丢下了手里的活。

“他影响了我的心境,不杀他难以让我心境彻底圆满。”田二苗回道。

“扯到修炼上了啊。”

老头叹口气:“就是说非杀不可了?”

“非杀不可。”田二苗。

老头又是叹口气:“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好久没有活动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为了自己考虑,你还是看着的好。”

听田二苗这么说,老头老眼一睁,“哦……还是次见到像你这么有自信的年轻人呢。”

“那你看看我这手能阻拦你几次。”

说着,老头的干枯的手掌往前一探,一道淡蓝色的屏障出现。

“你拦不住我。”

话音一落,田二苗已经到了十米开完。

老头的眼睛睁的更大了,“我的禁锢之掌竟然挡不住你一下?”

“所以,你还是看着好了。”

田二苗说道:“看在你为我指路的份上,我没有动杀手,如果你在阻拦我,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说罢,田二苗大步前行。

老头的嘴角抽搐,“柳城之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小子……”

他跟了过去,却没有再次动手。

田二苗绕到了假山之后。

“原来有着阵法的干扰,我说怎么神识探查不到陈逍的方位呢。”

田二苗自语一声。

“哈哈哈,既然知道有阵法还敢进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

是陈逍的声音,他的身影出现,看似距离田二苗不远,实在是在百米之外。

在两人之间空间都在扭曲,尤其是田二苗周身。

老头出现在田二苗身后,说道:“你大意了。”

“是吗?”田二苗回过身,道:“你是故意给我指向这里的?”

“怎么说我也是逍遥帮前任帮主,如今逍遥帮有难,我这个老帮主也得出出力不是。”老头说道。

“说的很好。”田二苗望着老头,“那么,你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吗?”

“活了这么久,早都觉得没意思了,一直有了却残生的念头在。”老头摇头道。

“那好,我帮你解脱。”田二苗平静的道。

“你可能不会如愿了,这个阵法会影响了你的行动,抽取了你的力道。”老头说道。

“这样的阵法就想影响我了?”田二苗觉得好笑。

“嗯

?”老头越来越看不透田二苗了。

更让他看不透的出现了,田二苗在阵法之中随意行走,就好像阵法不存在一般。

“你……”老头瞳孔一缩。

那一头,陈逍也被震惊的不行,转瞬,他回过神来,叫道:“老帮主,杀了他,快杀了他!”

“我就不信,阵法对你造不成影响。”老头一步踏了进去。

身形一晃,他就到了田二苗面前,与之前一样,他探出手,出现淡蓝色的屏障。

咔!

田二苗仅仅用一根指头点过去,淡蓝色的屏障就支离破碎。

老头也不惊慌,又打出一掌。

嗤!

田二苗的手指点在了老头的掌心位置。

“啊!”

老头爆退出去,低头去看手掌,一个血窟窿异常的醒目,“你这是什么手法?”

“很简单的攻击,不是什么术法。”田二苗回道。

“简单的攻击……”老头脸上的皱眉相互挤压。

“对,简单的攻击,越是简单,杀伤力越大,再受我一指。”

田二苗的身子就如飘过去的一般,他右臂笔直的伸着,食指伸的更直。

老头不敢大意,他双手结印,在身前连续布置了三道屏障。

咔!咔!咔!

田二苗的手指碰到,三道清脆的声音出,那三道屏障就粉碎。

而,田二苗的手指还在往前移动。

“看来,我是奈何不了你。”

说出这句话后,老头闭上了眼睛。

嗤!

手指贴在他的胸口位置,一股巨力就袭入进去,将老头的心脏给搅得粉碎。

老头还站在那里,田二苗收手回头,看向陈逍,“轮到你了。”

“老帮主,老帮主?”陈逍大喊。

“不用喊了,他已经死了。”田二苗说道。

“死了?不可能,老帮主距离筑基后期之后一步之遥啊。”陈逍叫道。

“没什么不可能。”

田二苗一个闪身到了陈逍面前,“你想怎么死?”

“死?我才不会死!”

陈逍怒睁着眼睛,他嘴巴一张,一道流光吐出。

流光在空中凝形,变成了一把飞剑。

飞剑带着寒光刺向田二苗的咽喉。

如此近的距离,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要是换做一般人,还真得被杀了。

可是,他面对的是田二苗。

田二苗低哼一声,飞剑一下子停住了,并且在半空中剧烈颤抖。

砰!

飞剑居然碎裂了!

陈逍被反噬吐血,并爆退而出。

“退什么?那天追杀我的劲头去了哪里?”

田二苗一步步逼近陈逍。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陈逍边退边问。

此刻,他确实有些后悔了,那天就不该起贪心的,可,如果重来一次,他还会那么做,当然,他不会再让田二苗给逃走!

“还不甘心吗?”田二苗看到陈逍的手在连续动着,他嘴角上扬,“你的机会已经过去了。”

陈逍当然知道田二苗说的的机会就是刚才口吐飞剑。

他也认为是的机会,可是,的机会都没有杀了田二苗。

不过,陈逍确实不死心,机会还可以再找,只要留着命在。

然而,田二苗不会给他机会,“猫捉老鼠的游戏不好玩,既然你自己不选择如何去死,那么,我给你拿主意。”

温度突然升高。

陈逍本能的警惕起来。

可是,他再警惕有什么用?

在的实力下,一切的一切都是没有用处的。

轰!

田二苗手上冒出了火,火焰温度极高。

随着他的手腕一抖,火脱手而出,在空中化作了火龙。

火龙张着大嘴朝着陈逍吞去。

“这是什么术法?”

是的,陈逍是没有见过的,慌乱之中,只能逼出全身的灵力进行抵挡。

转瞬,他就惨嚎了起来,释放出去的灵力全都被火焰所吞噬。

火焰接着把他也给吞了。

淮安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仁爱医院陈东红
安庆癫痫病
甘肃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甘肃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