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转型组件商如何转身下游光伏业

2019-08-15 18:11:04 来源: 重庆信息港

  因为看到了某家一线组件生产厂家,在财报中明确表示,将企业进行转型,具体到如何转?

  他们给出的答案是:向产业链的下游转型,简而言之,就是先揽到项目,解决融资问题,再利用自己的组件在成本上的优势,使用自己的组件,自己设计安装电站,拿取政府补贴,出售已有电站,或者长期持有电站,使光伏电站成为自己的 现金奶牛 。

  这种上,下游通吃的转型,看起来确实很美,想想也是,既让自己产的组件没有销售的压力,因为自己把产品消费了,而光伏电站建成后,收取政府补贴,成为企业的源源不断的现金源,每天坐地收钱,想想这种事情,比起天天泡在生产线上,解决不断出现的工厂或者工人问题,这种建光伏电站的收益真是舒服又不动脑筋的美事了。

  但显然,这种转型之路并不会如看起来的那般美好。用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原因就在于,这种转型的困难在于不确定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1)首先在于电站项目的揽收上,即在项目源上大型光伏建设项目只会越来越少。

  如果是好的项目,在其前景可以预测的情况下,各厂家都会使出出奶的劲头来得到项目,毕竟可以预见的效益是板上的钉钉-明摆的事情。但如今这种好的大型项目会越来越少了,首先我们看看英国吧。

  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部部长安伯尔˙鲁德(AmberRudd)日前表示,由于议员对近决定提前结束陆上风能补贴出现冲突,新的保守党政府 不想要大型 。规模超过5MW的光伏电站将不再享有英国可再生能源支持计划。这个补贴去掉,基本上宣告了英国5MW以上的光伏项目的告吹。

  而我们再看看国内的情况?由于新能源所产生的电不能完全消化,出现了 限风弃电 的情况,而面对憎多肉少的情况,在某些西北光伏电站建设比较多的省份,已经出现了,建设一个兆瓦级别的光伏电站,你要投资几千万的工厂或者当地的产业。这叫什么?产业投资换新能源指标政策,

  比如,在锡林格勒盟投资一个100MW的电站,需要对应投资该地其他产业2个亿,才能通过该盟级能源主管部门审核通过,拿到建设指标,在这种情况下,估计不少的组件厂家要拿出如此多的资金来投资与这个完全与光伏无关的产业,又且是一个难字了得?

  上面的英国和国内的例子,只是想说明的是:如今,想拿到靠谱的光伏大型电站项目,只会越来越难了。以后拿到大型集中式光伏项目,估计只有亚非拉国家具备可能性了,无疑,这让厂家的转型到安装电站的下游安装商的难度增大,毕竟你连项目都没有,何来成功转型呢?

  (2)组件厂家的大型光伏电站难长期持有

  比如阿特斯在2015/ / 0号以 . 亿元出售10MW光伏电站,而这电站只是在215/1/ 0号才建成。

  英利公司已将位于英国的一个18.8兆瓦地面电站项目出售给NextEnergySolarFund公司。业内认为,目前英利负债率超过90%,加上持续亏损,融资、还债压力较大,出售闲置土地、英国光伏电站可缓解还债压力。

  日前,天合光能宣布与Bluefield Solar Income FundLimited(BSIF)公司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包括股权购买协议和过桥贷款协议,出售在英国Norfolk建造的49.99兆瓦太阳能电站,售价约5910万英镑(约合8770万美元),其中包括按照股权购买协议中规定在满足一定条件后才可获得的 00万英镑(约合440万美元)。过桥贷款协议确保电站项目在出售完成前获得融资。电站销售收入将在满足股权购买协议中所规定的条件以及股权转让结束后确认。

  必须承认,这些厂家建设的光伏电站都使用的他们自己家的组件,这部分产品的利润自然已经收入囊中,但为什么着急卖出呢?原因比较简单,那就是一个生产型的企业,每天为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保持企业的运转,几千企业员工的工资发放,供应商货款的及时给付等,这对企业的现金流有很高的要求,所以一般这些光伏生产厂家建设的电站,建设好了后,就及时脱手,让自己的资金回归到企业的日常生活中来,这点让这些都比较难的长期持有光伏电站的原因了,但专门的投资公司,由于他们不从事生产,靠投资的收益维持公司运作,所以他们一般收购到靠谱的光伏电站,是不太愿意再次出售而逃离,只是希望长久的持有的原因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拥有大量的员工的组件厂家而言,如果想转型到下游安装和融资这块,这个生产线和产线上的工人,是难处理的,平添不少麻烦。

  就如一位一线厂家的老总曾经公开表示:5500名企业员工,我希望是 000名销售,2500名财务和管理人员,但非常遗憾的是,就目前而言,他企业的5500名员工,大部分还是生产线上的一线操作员工。从这家企业就可以看出,如果大型光伏生产企业转型到下游的安装或者运维企业的难度了。

  此外,还存在着企业建设光伏电站融资难等诸多问题。

  所以对大型光伏制造企业转型至下游的安装,财务和运维等前景并不看好,尾大不掉是转型中的麻烦。除非把生产企业工厂全部解散,变成了纯投资或者EPC公司,维持少人数的公司运作模式,也许还有转型成功的可能性,否则,既想抓住生产这头,另一方面又垂涎于产业下游的利润,两头都不肯放,那的结果可能是两头都不讨好。

2008年香港生鲜食品C+轮企业
干餐饮谁没点儿教训透过这些案例谈谈我们的看法
重大突破!互联网医疗可以医保买单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