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206章 无毒蛇

2020-02-15 18:46:44 来源: 重庆信息港

去到未来喜当爹 第206章 无毒蛇

“良晨,你听我解释啊~”

赵优璇声落之后,回答她的并不是叶良晨的声音,而是她家大门被关上的响声。

赵优璇见叶良晨误会自己,刚想抬腿追出去给他解释,可她刚夸动步子,就见卫生间门口处,徐帆那只黑猫叼着一条蛇,一脸得意洋洋的走进卫生间里。

“啊!”

赵优璇见此,惊叫一声,慌忙走到在马桶旁边扣嗓子眼的徐帆身边,也不顾自己近乎全裸的**,就这样躲在徐帆身后,把他当成一堵肉墙,手掌还紧紧抓着徐帆手臂摇晃,焦急的说:“你让你的猫不要过来!”

徐帆被赵优璇这么一吵,这才从干呕中缓过神来,他扭头朝卫生间门的方向看去,就见仔猫嘴里咬着一条颜色翠绿的小蛇,一脸得意的走来。

徐帆初见这蛇,也被吓得条件性往后退了一步,与身后赵优璇紧紧贴在一起,赵优璇心神全在仔猫身上,对于徐帆的靠近,倒没有什么过激举动。

仔猫刚想靠近徐帆,准备向他展示一下自己的猎物,却被徐帆出声喝止:“别过来!后退点,再后退点…”

仔猫一脸懵逼的倒退两步,将嘴里那条蛇直接放在地面,紧接着它蹲坐在翠绿小蛇身后,一晃一晃摇着尾巴,瞧这样子,就是等着徐帆出口赞扬。

那条小蛇被放到地上之时,徐帆可被吓了一跳,生怕它朝自己爬过来。

还好那蛇已经死透,放在地上之后,像条麻绳一般一动不动,徐帆这才放下心中担忧。

徐帆伸手拍了拍躲在自己身后赵优璇的后背感受指尖上头传递过来的滑腻腻触感,他柔声说:“没事,蛇已经死了。”

徐帆轻抚两下,腹中浴火也被勾了起来,他不敢过分放肆,可**又在作祟,于是他将手掌轻轻放在赵优璇后腰上,这样半搂着她。

赵优璇的全部心神都在蛇身上,对于徐帆的动作,并没放在心上。

她探出脑袋,朝地板微微一瞄,见地上那条与徐帆说的一般,一动不动,这时,她才松了心中那口气。

转而,赵优璇见那条蛇翠绿的蛇身甚是艳丽,从而让她想到蛇类中,那些颜色越艳的蛇,其毒性越毒。

看这条死蛇的鳞片在灯光下绿的耀眼,赵优璇似乎看到了不久之后,自己毒发生亡的惨状。

这下,赵优璇情不自禁搂着徐帆,把他当做自己的依靠,哭的更大声了。

徐帆虽然很享受赵优璇身体带来的柔软,但他更想知道那条蛇是什么品种,从而判断出它毒性如何。

徐帆捡起一旁马桶塞,在死蛇头部位置拨弄一会儿,见其头部椭圆,并不是毒蛇特有的三角形脑袋,这下,徐帆将心中的那口浊气舒了出来

他再瞄两眼死蛇,对它品种有个大致判断,就用胳膊肘子顶了顶赵优璇,一脸庆幸的说:“别哭了,是无毒蛇,没事的。”

赵优璇一听,眼中死灰的目光陡然亮出一道希冀,她紧抓着徐帆手臂追问道:“真的?!你可别骗我啊。”

“真的,这种蛇叫翠青蛇,你别看它长得吓人,其实它没有毒腺,是一种无毒蛇,被咬了也没有大碍…”

徐帆给她解释了好久,赵优璇这才半信半疑,知道自己无碍之后,赵优璇这才注意到二人现在的处境。

赵优璇见徐帆那双绿油油的眼睛,隐晦的在身体来回打量,她捂胸尖叫一声,紧接着用薄怒的言语,将徐帆赶出卫生间。

徐帆走出卫生间,将玻璃门关上之后,他伸手在坚挺的老二那掏了掏,心道:看来得找个时候去林丹霞那消消火了。

徐帆刚想带着仔猫离开赵优璇的屋子,可卫生间里头又传来赵优璇的尖叫声:“徐帆,你进来把这条蛇一起带走!”

徐帆听了,一脸无奈的转身走回卫生间,他开门之后,第一眼就是朝着赵优璇丰腴的**瞥去。

而赵优璇早已有防备,此时的她将今日换下的衣服,重新穿了回去,徐帆见没有眼福之后,意兴阑珊的找了个袋子,将翠青蛇的尸体收走,紧接着退回房间,把尸体丢在装老鼠的鞋盒之上,打算明天把它们一起处理。

徐帆回屋没多久,门外就传来急促的门铃声,与赵优璇兴师问罪的喊叫声:“徐帆!徐帆你给我开门!”

徐帆本想去洗澡,一听赵优璇在门外叫唤,他没好气的将衣服丢下,穿着拖鞋一路拖拖拉拉的朝大门走去,一边将大门打开,嘴里没好气的骂骂咧咧:

“大晚上的吵什么吵,是不是又要我帮你吸。”

徐帆一打开门,这才发现门口不止赵优璇一人,在她身后,还站着一脸好奇的杨宁裳,与一张死鱼脸的叶良晨。

赵优璇一听徐帆又提起这件事,她瞬间脸颊发烫,隐晦的瞥了眼一旁叶良晨,见他表情没有丝毫波动,赵优璇这才放下心中担忧。

同时,赵优璇又觉得心里空落落,难道他一点也不在乎自己么?

正当赵优璇胡思乱想时,徐帆见他们堵在自己门口,不禁疑惑的问道:“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赵优璇一听,立马把儿女情长抛到九霄云外,对徐帆连声急道:“那条绿蛇呢,你把它拿到哪去了?”

徐帆指了指自己屋内墙角处的杂物,说:“在那呢。”

叶良晨闻言,抬腿走了过去,赵优璇与杨宁裳二女,也跟在他的身后朝那走去。

杨宁裳经过徐帆身边时,还朝着徐帆挤眉弄眼,她见前头的赵优璇把目光全都集中在前方,并没注意她,她就将脑袋凑到徐帆耳边,悄声说道:

“帆哥,你可以啊,这么快就把别人墙角给撬了,不过我跟你说,赵优璇这女人太傲了,不适合你。”

徐帆见杨宁裳误会自己,他是一脸尴尬,想解释又不知怎么解释。

叶良晨将那塑料袋打开,也不怕里头有没有危险,直接伸手将那条蛇给拎出来。

他身后两女见他手上突然多出一条蛇,即使早有心里准备,可还是被吓了一跳。

赵优璇见叶良晨竟然这么man,心中对他的爱慕之情,更甚一分,瞧她她眼睛都快美的冒星星。

叶良晨将手中小蛇的嘴巴捏开,借着灯光打量几眼,说:“这是翠青蛇,没有毒,优璇你不用担心,不用去打抗毒血清,用不了几天伤口就会自动愈合。

这种蛇类常见于亚热带地区,主要以蛙类与小昆虫为食,溪上湾小区的绿化很好,这种动物能在人类活动区域存活下来也不奇怪。

良晨认为,这条蛇应该是顺着下水道爬到优璇你卫生间里,除了这个解释,良晨实在是想不出其他更贴合实际的假想。”

“这条蛇,肯定是它放到我家的!”

赵优璇一脸气愤的指着徐帆的方向,徐帆见他们把目光都投向自己,他可不想背这个黑锅,立马朝旁边挪了一步,将身后的仔猫给露出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