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飞升 第五章 三个死人

2020-01-16 18:26:29 来源: 重庆信息港

极道飞升 第五章 三个死人

噗!

铁嘴鸡一只肉翅,被项尚从中斩断。

铁嘴鸡身为凶兽,果然凶悍,被斩断肉翅之后,立即转身,一只铁嘴好似闪电般,往项尚刺来。

“哼!”项尚脸色不变,战刀横移,铁嘴鸡的铁嘴直接撞上了刀背,铿的一声,似钢铁在撞击。没等铁嘴鸡回神,项尚战刀一转,用力一划。铁嘴鸡的脑袋就已经飞到了三米开外。

碰!

它的身子,这才掉在了地上。鲜血洒在地上,很快汇成了一个小血坑。

低级凶兽铁嘴鸡,实力堪比炼体境第三重炼肉境,项尚炼体第四重练皮境都快大成,应付起来自然轻松。

“铁嘴鸡肉价不高,一只二十斤也才两千星元,真正值钱的是它的铁嘴和利爪,是熔炼武器的好材料,价值高达七八千星元,不过对我来说,蚊子腿再细它也是肉啊,所以不能浪费。”项尚嘴上嘀咕着,动作不慢,直接将铁嘴鸡塞入了背包中,立即使得干瘪的背包拱起了一大坨,然后快步离开。

这里的战斗虽然短暂,但还是有一些动静,怕是有一些猎食类凶兽注意到了正在赶来,项尚小心起见自然要快速离开。

“要是有车就好了,也不用背着凶兽尸体到处跑。”项尚警惕的四处张望,也是感觉到了有些不方便。如果有一辆封闭的改装车,就可以直接把凶兽放进去,因为有合金锁柜锁着,也不怕被破坏。

“刚才的战斗,自己应付的还是太差了,在出手前没有做到动静结合,因心急发出了声响,直接暴露了行踪,还有之后那一刀,明明是想斩在凶兽的脑袋上,却斩在了它的翅膀上,相差太大,应该提前计算……”路上,项尚也在总结着这次战斗的得失,发现自己的不足。

这时候他也是发现了,实战和练习方面的不同,练习的时候,他可以把动作做得非常标准,但在实战中,越是标准的动作,反而越会限制自己的实力。只有结合战斗,做出最迅捷的动作,才能真正发挥出战斗力。

“地灵草,还挺多……”突然,项尚眼睛一亮。

只见在他前面不远处,一小片平地上,生长着一些通体火红色的植物,正是地灵草,一种颇为珍贵的炼药材料。

心中激动,项尚也没放松警惕,慢慢靠近,然后拿出F级匕首,小心挖掘了起来。地灵草属于灵材的一种,不能破坏,连根挖出最好不过。

“一株,两株,三株……总共五株,灵药铺的收购价是两千三百星元一株,这就是一万一千五百星元。”想到这里,项尚眼睛发亮,“这才一天不到,我就有了两万多星元的收获……怪不得那么多人来野外冒险,这其中的收益确实会让人疯狂。”

将五株地灵草小心放入背包,项尚再次往前探路。才往前走了十几米,项尚的脸色就是一变,变得煞白。

死人,三个死人!

项尚目光所及,三个人分散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在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咬痕,其中有一个人,胳膊都被咬断,大腿也被吃掉了大半,还有一个则是肚子被撕开,大肠都流了出来,整个现场鲜血淋漓,让人望之作呕。

惨不忍睹!

不过项尚却还是很快发现,这些人的尸体虽然被凶兽肆掠过,但致使他们死亡的,却并不是凶兽。

人为的!

项尚心底发寒。

在他们的脖子上,统一都有着一道细长的刀痕,这是致命伤。除此之外,只有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背部多了一刀,那刀伤直接把他的作战服割裂开,深可见骨。

而他们身上的武器和背包都消失不见,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两个练皮境,一个锻骨境的武者,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就被斩杀,这个凶手的实力,肯定极强,至少是炼筋境的强者,甚至更高。”项尚很快就判断出三人的实力,也对行凶者的实力有了一些猜测。

武者修炼,每到一个境界,都会有一定的外在表现,比如练皮境,人体皮肤会逐渐蜕变,变得更加坚韧,也更加光滑。所以项尚才能判断出这三人生前的实力。

也因此,他的心越加冰冷。原本因为接连收获而有些喜悦的心情,瞬间消失。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清醒过来,野外的凶险,从来不止来自于凶兽本身。更多的反而是来自于同类。

对比辛苦与凶兽厮杀获得的收获,肯定是直接抢夺别人的收获收益更大。在野外,有太多的人会因为种种原因,对同类下手。

“原来只是听说,感触不深,现在真正见识到了,才知道其中的恐怖。”项尚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想法。

再次出发,项尚浑然没有了之前的轻松,脸色变得凝重。直到一两个小时之内都没有碰到其他武者,他才稍微放松下来。

实在是那个野外杀手的出现,给了他太大的压力。要是运气不好碰上,他很难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而在这两个小时之中,他也并不是没有收获,路上再次碰到了几株灵材,都被他收入背包,至于凶兽,他也是碰到几只,只不过考虑到那个杀手在这附近,他害怕因为战斗吸引到对方,所以都放弃猎杀,小心退避了。

只有一只鬼面猫,将项尚当成了猎物主动发起进攻,被他干净利落的斩杀了,变成了他的收获之一。

不知不觉,天色暗淡下来,夜晚即将降临。

夜晚,是凶兽的天下,特别是在野外,正是一些凶兽活跃的时候。

项尚也是发现了凶兽开始出现的频繁,为了安全,他找到了一个洞穴,打算把它当成自己的临时居所。

这是一个岩石洞,处在一个山坳拐角,有草木遮挡着,颇为隐蔽。以前可能是某个凶兽的巢穴,不过早已荒废,洞口很窄,洞内却很宽敞。

项尚找到了一块两千斤的大石块,废了一番力气,搬到了洞口,直接堵死。

“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岩洞内,项尚轻呼一口气。整个下午,他没有一刻放松过警惕,自然疲惫。

滨医烟台附院怎么样
海南省皮肤病医院怎么样
南京的癫痫病医院
洛阳白癜风怎么治疗
徐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