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日籍共产党情报潘汉年预知日美开战时间

2019-06-11 19:55:50 来源: 重庆信息港

和他叔叔潘汉年一样,潘冠儒玉面儒雅,很是潇洒。戴着墨镜的他,从街对面冲我们微笑招手走过来。阳光正好,照在绿树掩映的北京大街上。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似已遥远,而那些不懈奋斗的红色身影,却在后人心中从不曾远离。
  
  新中国成立六十年,多少毋忘。
  
  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曾经由衷赞叹一位“二战期间伟大成功的间谍”佐尔格,说所有其他间谍活动与佐尔格相比,都不过是“外行人的游戏”。因为佐尔格准确预报了“日本将不会进攻苏联,而会南进袭击美国”。
  
  可是刘人寿、何荦则说潘汉年在抗战时期“上报的重要情报”中,有“德苏战争爆发后,日本动向是南进而非北进,以及日美谈判等情报”。他们是潘汉年的亲密战友。他们认为“这是个涉及苏联远东红军能否西调的事情,对国内阶级动向也很有关系”。
  
  中西功说此言非虚。中西功是日本人,也是中共党员、潘汉年系统的一员。
  
  中西功说他们不仅准确预报了日本的战略图谋,预报了日本长途奔袭的战术指向,而且还预报了日本不宣而战的确切日期。
  
  这是真的吗?
  
  【回眸】“日军南进作战,12月8日的可能性占到90%”
  
  1941年6月22日凌晨,德军的机械化部队分成三道平行的钢铁洪流,全面入侵苏联。同时,希特勒又要他的外长里宾特洛甫告诉日本:“贵国向南进军固然意义重大,但考虑到准备不足,不妨先解决苏联问题,参加德国的对苏战争。苏联溃败后,贵国就解除了后顾之忧,可以放手南进了。”接着,里宾特洛甫又给德国驻日大使下达指示,要他“利用一切机会对日本政府以及国内有影响人士”施加影响,敦促日本“迅速对苏联采取军事行动”。但是以东条英机为首的陆军将领和海军将领都主张先南进,先占领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大片地区,攫取其战略物资,当然,这也将意味着与美、英开战而不是与苏联交战。所以,围绕北进还是南进,围绕这一重大战略抉择,上至天皇、内阁,下至军方各兵种,一直有争论,有交锋,争得很激烈。佐尔格的结论则是: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已进行四年,无论其军事力量还是经济实力都无法同时对美、英和苏联作战。加上日本资源匮乏,它会采取军事手段来解决“与本国生存有关”的资源问题。西伯利亚太寒冷,缺乏唾手可得的原料,而东南亚的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亚热带地区资源丰富,石油、橡胶等战略物资取之不尽。因此,日本短期内不可能进攻苏联,它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向南而非向北。
  
  从1941年7月上旬起,根据日本海军大将、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的指令,日军已在地形酷似珍珠港的鹿儿岛附近对水下舰艇进行超低空投弹演练。舰队和军令部参谋已在海军大学的作训室里围图作业,反复推演空袭夏威夷的预案。山本五十六说:“如果没有意外情况,作战日期就定在12月8日。南云将军率领机动舰队主力即刻启航……向夏威夷进发。”
  
  既然日本南进已经明确,中共中央就要进一步搞清他们发动战争的准确日期。潘汉年衔命来沪,找到中西功。
  
  中西功18岁时到上海就读东亚同文书院,后经《朝日新闻》记者尾崎秀实介绍进入“南满铁道重工业株式会社”,成为“满铁”的顾问。中西功的公开身份是“满铁”上海办事处调查室的要员,一个彻头彻尾的日本高级特工。他的非公开身份却是日籍中共党员,潘汉年麾下的战略情报员。
  
  1941年10月25日,中西功出发了。他的使命就是务必搞到那样一份几乎就是锁在天皇床头柜里的绝密计划。
  
  受命于危难之际,中西功义无反顾,壮志满怀。他本想去找尾崎秀实了解情况,但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尾崎秀实已被日本“特高课”秘密逮捕,关进东京拘置所。
  
  中西功到了日本,个电话打给尾崎秀实,没人接。第二个电话打给尾崎秀实的助手,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一个鬼兮兮的陌生男人,一味追着问他是谁。第三个电话打给尾崎秀实的另一个助手,电话那头的口气更像是守株待兔的东京警视厅侦探。
  
  中西功明白了。但他没有放弃。他在孤立无援的绝境中闯入军方的报道部,说是找朋友。记者们的高谈阔论,不仅使他知道了留驻中国南方的部队已在台湾集结,而且7月参加“关东军特别大演习”的各部正在海运南下,或者去小笠原群岛汇合,或者直接开往东印度。种种迹象表明,南进作战已不可逆转。
  
  在得知海军已经集结完毕、只等日美谈判的结果、而日美谈判的期限已定11月底后,中西功又去找了一个在银座开小书店的朋友。这个朋友的姐夫在军令部工作,当通讯参谋,收发电报,内幕消息特多。
  
  正是通过这个关系,中西功进一步证实了日美谈判一旦破裂,日本就要开战打美国的传闻。
  
  该了解的都已了解,中西功马上离开东京,返回上海,再查“满铁”密档,终锁定日军南进作战,早可能是在12月1日,迟可能是在12月15日,12月8日的可能性占到90%。
  
  潘汉年完全赞同中西功的判断。他旋即向延安发报,又通过中间环节,故意将这一石破天惊的大秘密透露给“军统”。戴笠立报蒋介石。蒋介石沉思半夜,命宋子文转告美国驻华大使詹森。次日上午9点40分,宋子文返回复命,说:“詹森表示感谢。”
  
  但是,1941年12月7日上午,亦即东方的12月8日,日本还是偷袭珍珠港成功。
  
  1942年6月16日,中西功在自己的上海寓所内被诱捕,在狱内受到了严刑拷打。中西功将日本在1941年12月8日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情报交给了中共,“特高课”的高级警官气急败坏地辱骂他:“你是一个死心塌地为中共服务分子!”
  
  中西功微微一笑,坦然回答:“我是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努力。”
  
  【钩沉】是否有人成功破译日军偷袭珍珠港的密电
  
  有人说,当年供职于“中国黑室”———蒋介石手下军委会技术研究室的池步洲,是成功破译日军偷袭珍珠港的密电的盖世英雄。
  
  曾在蒋介石身边工作的张令澳写过一篇文章称:“日本确实将扩大侵略战争,不惜和美国一战以实现它的‘大东亚共荣圈计划’。但并没有确切的情报告知:究竟在何时、何地、以什么方式发动突袭珍珠港。技术研究室并没有送呈过这样具体的破译密电,更遑论是谁译出来的。”张令澳还说:“因为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计算机,中国没有这个设备,所以我们翻译不出来。”
  
  【口述】
  
  潘汉年也把这个情报透露给了戴笠手下,让“军统”去邀功
  
  口述人:潘冠儒(潘汉年之侄)
  
  潘汉年是我的叔叔。我叔叔在抗战时期,继续领导敌后的情报工作,完成了许多重大任务,其中之一就是掌握了德国对于苏联的战略图谋和日本对于中国的战略图谋。这是中共中央很关切的。我叔叔他们先是比较准确地掌握了德国进攻苏联的时间,通过中央向苏联传递过去,后来又比较准确地掌握了日本南进突袭美国的计划。
  
  在这里面,特别突出的一个人物,应该是日籍中共党员中西功。中西功是“满铁”的顾问,一个很的日本特工,但是为我们做事。中西功认识尾崎秀实。尾崎秀实是《朝日新闻》的记者,做过日本首相的秘书兼私人顾问,跟佐尔格有关系,两人一起搞情报,又一起出事,被“特高课”抓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中西功不得不冒险回去,回到日本,通过好几个地方,找了好多人,终于把日本南进的企图摸清楚了,甚至推断出太平洋战争将在1941年12月上中旬的某一个礼拜天打响,这很厉害。
  
  我叔叔经上级同意,把开战的日期也有意透露给“军统”方面,通过中间人传递给戴笠手下,让他们去邀功,还是为了统战需要,激化国民党和日本的矛盾,进一步分化他们,让国民党离日本远一点,离美国近一点,更加有利于整个抗日战争的进程,有利于世界范围内的反法西斯联盟。
  
  其实,南进还是北进,中共中央高度关注,毛泽东似乎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日本北进,苏联一旦不保,中国也就危险。1941年,是二次世界大战关键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德国背信弃义,突然袭击,入侵苏联,日本深藏不露,动态不明,所以中共中央电告我叔叔,一定要他搞清楚日本何去何从。中央对我叔叔是信任的,寄予很高期望。他在敌后有非常扎实的情报基础。他原来就是中央特科的负责人,一直领导情报战线。抗战爆发后,日本特务无孔不入,我们也就针锋相对。我们在日本特务机关里,有一些很的情报工作人员,中西功只是一个典型。在汉奸的特务机构里面,也有我们的情报工作人员,譬如大家比较熟悉的关露,一个女作家,写过长篇小说《新旧时代》,就是打入了汪伪特工总部,我叔叔对她印象很好,评价很高。后来我叔叔出事,她也受牵连,关了许多年,让人很痛心。还有就是“中统”、“军统”,国民党的特务组织里面,也有我们的无名英雄。这是给逼出来的,给戴笠他们逼出来的。国共第二次合作,理应一致对外,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可是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老是要搞摩擦,没有办法,我们只能通过情报工作,做一些预警。张露萍他们,打入“军统”搞情报,所有情报都是为了自卫,为了防御,为了国民党搞反共高潮时我们不会措手不及。他们牺牲在贵州息烽集中营,很英勇。所有这些,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现在拍电影,拍电视剧,有的一拍就是跳舞、请客吃饭,还有什么谈情说爱,轻松得很,浪漫得很,那是庸俗化。我们党的情报工作根本不是那个样子的。我们党的情报工作是非常严肃、非常艰苦的。不仅是工作环境非常艰苦,而且生活条件也非常艰苦。我叔叔的代号是“小开”。表面上西装革履,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物质享受。他们整天生活在危险之中。危机四伏,稍一不慎,就要送命,就要掉脑袋!
  
鹤岗的治疗癫痫医院
沈阳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庆阳整形美容医院排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