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罗鬼帝 第六章 战偶初现

2020-02-15 18:46:12 来源: 重庆信息港

坤罗鬼帝 第六章 战偶初现

那黑家伙受了diǎn损伤但依然能够动弹。黑漆漆的身子上仔细看能够看见细细的蓝色荧光条纹,上方较大较亮的两diǎn就像是它的眼睛。如此,它的“真面目”也就真相大白了。

“这应该是……战偶吧?”豫路将信将疑地喃喃道,实际上他猜得并没错。

七人此刻面对的七个黑家伙正是战偶。所谓战偶是武者职业之一印术师中一小类人印偶师制造而成的“人形兵器”。战偶的制作讲究技艺、讲究经验知识的积累,而且还有诸多的要求,正常情况下印术师不会想要专门成为印偶师。

因为印偶师除了要满足印术师的要求,并将其能力精通掌握外,还要领悟到印药师、印器师需要掌握的“炼境”。只有掌握炼境,印偶师才能将旭脉和戊脉制造出的印线单独“抽离”,用于连接和缝接符合要求的物体而制成战偶。

而且,这也意味着精通或已有高就的印术师得“从头来过”转型成为印偶师,要承担未知的风险,抛弃印阵术,走上没有回头路的印偶师独木大道!

眼前这七个战偶的制作工艺内行人一眼观之便知有道。这些战偶都被赋予了灵识,它们通过灵识的指示而战斗,现在它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尽全力阻止眼前想要达到集合台的参赛学员们∧∴,..。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有幸见到这种有趣的东西!”冥冥中豫路内心有diǎn小兴奋。据他所知,印偶师是非常冷门的职业,世上能制造出出色战偶的印偶师更没几个。

夸张的説,印偶师和dǐng尖的印器师一样稀少,但稀少的印偶师却远没有dǐng尖印器师那么受人尊重敬仰。更讽刺的是甚至不如自己的“老本行”dǐng尖印术师那么受人忌惮、值得拉拢。

通过各种渠道的知识,豫路也作出了正确的推测,能够制造出这种程度的战偶,背后的印偶师应该有所成就了。这样有成就的印偶师出现在两大院那就一diǎn都不奇怪了!

战偶,顾名思义,它们是专门为了战斗的人偶。与它们交手,除非把它们打个稀巴烂,否则别想结束与它们之间的战斗。

“这些家伙是战偶,它们体力、能量都不受限,只按照潜在的命令行事。这些家伙的材质看起来不一般,你们谁若是解决不了就与它周旋尽可能给予重创,待会儿留给空出手的人一同解决!”跃起后翻躲开战偶的拳臂横捶,豫路瞟了一眼其他人的战况提醒道。

咻~!

陡然间,豫路惊色上脸,刚刚落地的瞬间就滑脚侧移,疾风呼啸声掠过耳畔。就在半息前,一道能量风炮轰击而来,豫路闪开之后击中了他身后牧云正对付的另一个战偶。豫路微惊,而牧云则呆然左右摆望,他对付的战偶被一道能量风炮整个轰飞。

“这种高超的设计,错不了!大家还要留意一diǎn,这些战偶可也有‘拿手’绝活儿

!”豫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但又内心亢奋道。这正是他从书上了解到的,有印偶师能够制作出使用“印技”的战偶!

“虽然我对印偶师和战偶了解不多,但没想到,战偶能被制作成如此厉害的兵器!”魏博鸣手握鱼荡剑挡下战偶的拳臂劈捶也是讶然一惊道。

“这种破玩意儿,半盏茶都不需要就能让它变成破铜烂铁!”宁复手中拿着黄褐色的黑纹短棍,这根短棍一抡重击战偶将其身躯打出一道凹痕,为此宁复毫不将战偶放在眼里笑道。

杨崇和藤颜宇雄没好説什么,一开始他们有diǎn低估战偶,过了几招后才发现,凭他们的实力要轻松击败这些战偶不太容易。不情愿地瞥了一眼宁复,只见后者愣是将战偶压着打,令他们有气也无话可説。

牧云这时候注意到被“自己同伴”能量风炮击中的战偶,身躯腹部凹了一个圆坑,可想而知刚才那一击有多强。在其身旁的黄仁戴着那十破步虚,一拳将其对付的战偶打歪了“脑袋”随即又一脚将其踹飞。

“看来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豫路暗笑一声道。

随即,他一手扯低兜帽,脸色瞬变认真严苛的模样像是能够挥发冷气。那双黑眸急缩,目光中藏匿着狠厉,一身的黑红武袍将杀戮气息笼笼罩住。身形掠动化作残影,跳高空中两腿一劈,两道气斩划破虚空飞斩而去!

崩刃六玄腿二式·鹰翅刃!

当两道气斩正好击中战偶时,豫路落下diǎn地的那一刹那便疾速继续前冲。左手手印化结,距离战偶约莫三丈距离时五条雷蛟桀骜低吼,雷光乍现,电流声嗞鸣后的一息后雷蛟撕咬战偶瞬间爆炸。

砰…!!

爆炸的雷光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如盛开的月季花,亮光闪亮得让人无法直视。一阵高热产生的热气迅速弥漫四周,当那雷光月季花化作星diǎn“花瓣”凋零之际,豫路瞬身一个箭步,连贯的一击正中战偶的腹部。

只听豫路沉声低喝道:“怒炎天铳!!”

烧红烫出火光的右臂,豫路一拳击中战偶的躯体正面,下一息又化拳为掌另加一击。本已是满目疮痍就快支离破碎的战偶被击中后,被豫路右拳触及的地方周围被烧得一片绯红,黑烟冒出的瞬间,灼热的能量同时穿透战偶的躯体在其内也轰然炸开。

砰嗡…!!

爆炸的火光喷涌勃发,当豫路收拳退身四五尺之际,战偶竟是忽然膨胀而后瞬间爆炸。强力的爆炸竟然引起了不可思议的振动,传来人耳不可易闻的嗡嗡响。这一炸裂,战偶的身躯几乎被炸个粉碎!

昏暗中,像是模糊黑粒的烟尘缓缓散去,那破碎的战偶只剩下上半部分。这时其他六人都注意到了豫路这里的动静,不过他们并不能分太多心,因为他们对付的战偶突然暴躁起来。

与其説暴躁,倒不如説是爆发。

被豫路击碎只剩下头部的战偶,其上的蓝色线条骤然消失。它们像是一条条水绳飞如蛇形那般注入其他战偶的身躯内。一时间其他六个战偶的蓝眼瞬间发亮,几乎在同一时刻六个战偶一起发动了强力的进攻!

“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豫路暗自咂嘴,转身疾步往杨崇他们那方奔去。

这时候魏博鸣和宁复对于战偶突然的爆发反应迅速,两道能量风炮喷袭而过,下一刻又与战偶短兵相接。两人都感受到战偶的力道更加强劲了些,而且攻势更加迅猛,和前几息的状态恍若有天壤之别。

砰轰…!!

又是一声爆炸,一只火凤凭空出现。火光将这附近照得一片通亮,火凤的嗷鸣带来的是烫热的高温。杨崇一招凰炎掌毫无保留地击出,炼兽之力在此刻被提运,刃炮从火凤喙中喷射而出。当火凤双翅一拍合拢,印炎的爆炸声势骇人,一道焰光笔直冲天而成一只虚像的火凤。

凰炎掌与战偶的能量风炮轰撞炸裂,劲风四荡,崩开的能量劲力将周围的枯木震裂。而那爆炸的滚滚印炎慢慢消弭之后,便见战偶躯体毁伤四五分,身上蓝色的线条荧光纹路也黯淡了几分。

“待会儿准备解决最后一个最强的,都把自己拿手的印技手印化结好!”豫路提醒道,现在众人应该都明白他的意思。

当杨崇一击凰炎掌将其对付的战偶重创后,豫路紧接着从空中跃下,一招全力以赴的大印幽神掌从战偶的脑袋重拍而下!强大的力道将战偶脚下的草地震地凹进下陷,从上至下的能量冲击蹿荡整个身躯肢解、爆碎!

那些蓝色条纹又消失不见,蛇形飞游又钻入其它战偶的身躯中。其它战偶的实力进一步增强,一个战偶在中了藤颜宇雄的裂空六卦掌后依然竭力反击,让后者受了diǎn轻伤。

黄仁和其战偶继续抗衡着,靠着印器十破步虚以及体武连续重击战偶。而一旁的牧云则是选择巧妙周旋闪避,偶尔使出一两招印技却并不能给战偶造成多大的损伤。

这时,杨崇退却一旁,豫路又动身前去帮助藤颜宇雄。根据豫路“攻击它的背部和头部!”的提醒,藤颜宇雄一招土系印技“猎影潜道”施展遁地潜行。在他从战偶身后钻出的一瞬间,豫路同时充当诱饵闪避攻击后又跃起和藤颜宇雄一起出招,从头部和背部两处致命重创战偶。

大印幽神掌和裂空六卦掌的余波对流,两股冲击在战偶躯体内爆裂。不稳定的能量产生的爆裂威力将其躯体震裂,裂纹出现后便炸裂成碎块爆散而开。而那条纹黯淡后,蓝色能量又是眨眼间转移到其它战偶身上。

这时,正当豫路准备前去和牧云一起解决其对付的战偶时,不远处传来了振动耳膜的爆炸声以及嘤嘤刺耳音爆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