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友資助金哈爾濱80后小伙兒窮游兩萬里

2019-06-07 15:15:51 来源: 重庆信息港

  靠友资助金 哈尔滨80后小伙儿“穷游”两万里

  发帖求伙食费、在路上捡人拼车、拍照换美食、打工换住宿、当沙发客……冰城80后小伙儿陈墨,在友各种形式的资助下从哈尔滨出发,一路经过西安、兰州、敦煌、新疆等地,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个人两万里的旅行。“请我吃小吃我给你拍照”中的新疆美女帮陈墨给资助人写明信片。陈墨,1982年出生,说起话来声音不大,每说一句话都会露出浅浅的微笑,标准的“暖男”形象。和妻子各自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从去年起开了一家咖啡店。每天下班后,他都愿意在店里坐一坐和客人聊聊天,希望和不同的人交换不同的人生体验。“很多人想出去旅游,但总会因经济等原因不能成行,所以我建了个穷游互助联盟,联盟里每一个成员都可以发出旅游征集令,带着资助人的梦想一起出发。”陈墨这次一个人的旅行,就在穷游联盟里发了个帖子,竟然接受到20多人的资助。虽然资助金只有300多块钱,但陈墨已经觉得特别温暖。一路上陈墨用镜头记录着沿途的美景分享给资助人。路上,除了用资助金,陈墨还在某社交站上发起了“请我吃小吃,我给你拍照”的活动。“其实是噱头,主要是能有突破口去接触当地年轻人,和他们交朋友才能更好的了解当地的文化。”让陈墨难忘的是抵达敦煌的那个晚上,当时,已是深夜,在当地遇到的维族姑娘祖菲娅让陈墨印象深刻。祖菲娅并没有请他吃小吃,说那不是待客之道。而是带他去了全城的酒吧。“我特别想通过你让大家都知道,新疆人的善良、好客,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在克拉玛依被烤的躲在灌木丛。一个人的旅行除了带着必要的行李,陈墨还带了几本自己喜欢的书,比如《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并不是给自己看而是“敲门书”。每到一处,除了吃喝,住的地方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这些书,就是陈墨敲开陌生人家门的礼物。陈墨提前在“沙发客”的相关站上求助。“无论是我还是提供住处的主人,彼此都要有很强信任感,可是我们并不认识。”陈墨庆幸一路上都遇到很好客的主人,基本都能提供一间比较舒服的房间。而住在主人家他都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比如帮助一个正在装修的客栈老板策划经营活动,手工做了个招牌。在上捡到的拼车同伴小叶子和小琰。“当沙发客的优点是,遇到的主人对于外地游客来说是旅游活地图和当地文化的引领者,更有可能是一个与你相见甚欢的知音。”在去新疆的路上,他求助搭过车,用“帮车主开车和分享旅途的见闻”作为回报“付给”车主。他也曾为了减少旅费,去禾木的路上,在捡人上捡来两个同伴。在路上,大部分时候,车厢内是安静的,各想各的心事。三个人一起走过了七天,有时遇到岔路了,就扔硬币决定。曾冒充去当地应聘的厨师、服务员,混过检查站。曾经在客栈一起“打工”换住宿,陈墨当力工、她俩做饭。曾在深夜的盘山路上,因为躲避野生动物险些跌进深渊;曾在戈壁上跑没油了,在荒无人烟中等待到日落,等来一辆警车,拿着矿泉水瓶搭车去加油,却被告知新疆严禁瓶装加油……走了一个月,加上友的资助,陈墨总计花费不到3000元。“我也算是给穷游资助联盟的友们提供了参考,现在已经有第二个接受资助的旅行者在西藏的路上。”陈墨希望通过自己的经验和穷游自主联盟,能帮助更多的人实现旅行的愿望。在新疆当沙发客的日子,帮主人定做牌匾。在新疆天山脚下,陈墨给每位资助人发了一份明信片,并一路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了旅行中的美景美食和故事,分享给资助人。陈墨说,在旅途中,很多人问他为何独自旅行?他都会反问:不然呢?“旅行之所以让人成长,重要的就是学会独处。我们走那么远,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去天地尽头会一会自己。”( 栾微)

怎样减少痛经的疼痛
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治疗痛经的简单方法
本文标签: